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风中竹林

2018-09-15 23:17:03

连日的阴风,寒雨让人恼,久违的煦日和风终于来到。本打算趁着这难得的美好时段,去自修室复习一下;当经过学院一苦竹林,风过竹林嗖、嗖、嗖声,好鸟相鸣于其中,顿时觉得有趣。步入自修室,满脑子竹林之声,一下子觉得书本无味,弃书,随兴欣赏了一番这苦竹林。

穿过三食堂前两旁高大、魁梧的樟树,向左走几步,左边是一排一排的桂花树,现在都能见那绿绿的叶片上泛着黄花,一股淡淡的清香迎面而来。右边是一排排木芙蓉,花朵虽已凋零,但不见一点衰颓之感,仍是一片绿!放眼看去,夹在音乐楼与文史楼之间的便是那片竹林。

在我眼中,这是一片较大的苦竹林。这片竹林是由一团一团的苦竹组成,这一团一团的苦竹又由一根一根的苦竹形成。这高高的苦竹在三分之二的的躯干处,弯着腰,低垂着头!这一团一团的苦竹朝各自的方向弯去,就如同高挑的倩女撑着她那绿绿的油纸伞站立其中。这样看去,不免觉得这竹林就好像由众多的玉女撑着一柄一柄的绿绿的油纸站立其中所组成。微风拂来,只见青青的丝带,随风飘撒、绿绿的油纸伞一下子向东倾斜,一下又向西低垂着……

伴着鸟儿的音符,我静静的打这竹林的左边走过,经过了白马湖的微风,似乎活泼了些许,竟然在我脸上撒娇起来,湿湿的。被风吹过的竹林,她们的腰弯得更厉害,好像我是她们的“领导”一样,纷纷向我“敬礼”;于是,我加快了步伐,转了个弯,从右边悠哉起来,踏着轻盈的步调,静静走着;抬头望去,音乐楼的高阁中,一美丽的姑娘正坐琴旁,以她纤纤的细手,肆意的拨弄着她心中的乐符,沉醉于她的琴声之中,享受这风过竹林的“敬礼”,吸一口,清香阵阵。我彳亍,停住了步伐,开始了默想,默想着:在这悠长,悠长又凉凉的竹林,我希望逢着一个爱我的和我爱的姑娘。忽而又听见:我达达的脚步声是个美丽的错误。有了这份趣味,我大步跨入竹林,进入竹林,我震惊了!感觉这片竹林就如同一个腼腆的男孩的内心深处藏着一颗热烈,奔放的心。微风已成了呼呼的大风,团团的竹林被吹的披头散发,空隙中的风呼啸而来,竹叶与竹叶相碰,嗖嗖嗖之声一片,竹杆与竹杆相激,啪啪啪的响声入耳,竹叶与竹杆相倾,哗哗哗相鸣……

风急了,姑娘的旋律也快了起来,隔壁的美声也唱了出来,鸟儿们也过来凑热闹来了……各种声音互相交织!我陶醉了,脑海浮现了春秋时代的画面:风卷黄沙,鼓声阵阵,一声令下,将士们的铁骑,咝嚎之声惊天憾地!高祖“大风起兮云飞扬,安的猛士兮守四方”一代雄主的呼喊!但此时此刻我想到更多的是庄子:“夫大块噫气,其名为风,是唯无作,作则万窍怒呺。而独不闻之谬谬乎?山林之畏琟,大木百围之窍穴,似鼻,似口,似口,似耳,似詽,似圈,似臼,似污者。激者,皜者,叱者,吸者,叫者,譹者,咬者。前者唱于,而随者唱喁;泠风风则小和,飘风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窍为虚。而独不见之调调之刁刁乎?”竹林的空隙就是穴,推波助澜,将微风变成了大风,有了大风,大鹏展翅,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我渴望着逍遥的境界,但生活中的桎梏往往将我囚禁,摆脱不了,还不如去适应。四年的时光,赏便这文理草木,我想这也算得上是一种消遣吧?

专用座垫
上海时尚男女服饰
世茂外滩新城图解看房-南京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