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中计

2018-09-15 22:32:02

灰沉沉的乌云像一块脏旧的抹桌布,蒙住了白嫩的冬日的太阳。老李和小赵骑着自行车,带着菜花赶年集,边走边商量,小赵问:“咱卖多少钱一斤合适?”老李说:“物以稀为贵,这些菜花要是在夏天卖不了几个钱,现在可就值钱喽。卖两元一斤吧。”小赵点点头,说:“如今人们手里有钱,再不愿顿顿吃大白菜了,也舍得买点稀罕菜吃吃。”过了一会儿,小赵摇摇头:“集不光咱俩卖菜,要是有卖得贱的,咱卖不完咋办?”老李说:“先上集转转,没有卖菜花的更好,有卖的咱随大流。”

说着,不知不觉到了菜市,一看,卖黄瓜西红柿豆芽蒜苗油菜的很多,唯独没卖菜花的。老李咧着大嘴龇着抽烟熏黑的牙说:“就那么卖吧。”

小赵嘿嘿两声也很乐,找了一个挨着卖韭菜的空地说:“我在这里卖啦?”

“那我再往前挪挪。”

老李走出挺远才停下,往地上铺一块塑料布,把菜花摆得整整齐齐,站在菜摊后面,一只手持秤,一只手拿烟,吆喝:“菜花菜花,独此一家,来晚的抢不着啦!”

远处的小赵蹲在菜摊后面,不吭不哈,哼起电影连续剧《渴望》中的《好人一生平安》。

这时,一个人走到小赵面前,指着菜花问:“怎么卖的?”

小赵站起身来说:“两元。”

那人说:“便宜点卖不?”

小赵摇摇头:“不卖?”

那人说:“便宜点多买一点你的。”

小赵说:“我不耍谎,两元就是两元。”

那人一听走了,到老李摊前停住问:“怎么卖的?”

老李把烟头扔在脚边说:“两元二。”

那人说:“能便宜点卖吗?”

“卖。”

那人说:“便宜多少?”

“两元一。”

那人说:“两元吧,卖不?”

老李说:“卖点给你。”

那人秤了几斤刚走,又来了一人问:“多少钱一斤?”

老李说:“两元二。”

这人说:“能便宜吗?”

“能。”老李鸡啄米似地点头。

这人说:“便宜多少?”

“两元一。”老李一咬牙。

这人一听走开,走到小赵摊前问,“你卖多少钱?”

小赵说:“两元。”

这人说:“那人卖两元二,你怎么卖两元,是不是菜不好?”

小赵说:“我不耍谎。”

这人说:“卖菜的哪有不耍谎的。”扔下菜花,拍拍手走了。

这人走后,小赵也想提高价格,又一想算了,天不好,早卖完早走,为人还是诚实点好。

这人又转悠回到老李的菜摊说:“人家那个卖菜花的卖两元。”

老李眯着眼笑笑:“一分钱一分货。”

“也是。”这人说,“如果两元卖不?”

老李略沉吟,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卖点给你,赔本卖,天气又不大好。”

不到晌午,老李的菜花就卖完了。

小赵才卖了不到一半。天空飘起了雪花,小赵抬头迷惑地望着天空……

吉林钢纤维
装修除味剂图片
瑞云湖兆福苑户型图-湛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