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刀口下的爱情下

2018-09-15 23:12:10

若若的生日,我买了蛋糕,X小东买了玫瑰花。晚自习后,我们在学校外面饭馆里给若若庆祝生日。那时饭馆里生意冷淡。我们坐在里面,能看见外面昏暗的灯光下,一些同学匆匆回家的身影。

我小声对X小东说,你玫瑰呢?藏哪了?是时候了,可以拿出来啦。若若说你们又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呢,还不从实招来?X小东就笑着说,没有没有,来,咱们喝酒。

我跟X小东一杯一杯地将啤酒往肚子里灌。若若吸着可乐说,别喝醉了啊,我可扶不动你们两个——猪。然后若若就笑起来。若若说不如一会咱们到天桥上去吃蛋糕吧。我跟X小东边嗯嗯地应着,边拿起酒杯就碰。

后来饭馆里一下子多了好多人。我看见一人很眼熟,不过,由于酒精的原因,眼睛有些模糊。我揉了揉眼睛,对X小东说,跛子来了。X小东不知道听见没有,他很大声地说喝。

我看见那帮人往这边走来,我再次提醒X小东:跛子来了。若若说,你们总在那嘀咕什么啊,不会喝醉了吧?X小东说,若若,我们想吃点瓜子,你到外面买点好不?若若点了点头就出去了。若若看到一群人进来,狐疑地看了一眼,并没在意。

真是冤家路窄啊。跛子抱着手臂,来到我们跟前。

X小东说兄弟我们再干一杯。

干。我在那帮人中间看见了一把刀。我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摸起一个瓶子。

跛子得寸进尺:九指神丐,我呸!

X小东说,你想怎样?

你说呢?

我向你道歉,从此后咱们两清。

怎么了?跛子大笑了一阵,是不是怕了?

那你想怎样?X小东再倒了杯酒。

这不是X小东的作风,要是以往,他早动手了。X小东变了,变得怕事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学着X小东的粗口大喝一声:叉你的烧包。就一瓶子砸在了跛子的头上。

战争一触即发。我一手一个酒瓶,见人就砸。X小东抄起个板凳见人就劈。但他们人多势众,又拿着刀,我们很快就处于下风。我的手臂被砍了一刀,我并没有感觉疼痛,只是有点冰凉。X小东一板凳劈到一个家伙的背上,但没来得及转身,他的背也被砍了一刀。X小东吼叫着发疯般地挥舞着板凳。我也抄起一条板凳见人就劈。

这时我看见若若站在门口,吓得瘫坐在地上拼命地流泪,瓜子散落一地。X小东高举着板凳忽然就不动了。我看见白光一闪,他背上又挨了一刀,接着腿上又白光一闪。我冲过去,把他护在身后,我大声地说,你没事吧。再后来,我也挨了几刀,这时,有人喊110来了,然后那批人作鸟兽散。X小东提起蛋糕,拉着若若就跑,我紧跟其后。

我们在一个小诊所包扎好伤口,X小东说去天桥吃蛋糕。那时乱七八糟的风依然乱七八糟地吹着,若若一个劲地流泪。

X小东说若若吃蛋糕啦!

我低声对X小东说,花呢?

X小东装作没听见,接着对若若说,吃蛋糕啦!若若看了我们一眼,转身走了。X小东追上去,若若很大声地说:走开。X小东呆若木鸡,深秋萧瑟的冷风继续在吹。

我走过去,给X小东点了根烟。他念叨着完了完了。他掏出怀里已经折断的玫瑰花,第一次看见他的眼泪。X小东说,若若说我再要是跟人打架,她就不理我。X小东说他真的很喜欢若若。X小东蹬在地上哭了起来。

后来的日子,若若不再跟我说话。她也不再吃苹果。每天她都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窗外发呆,或者拼命地在纸上画着什么。

我爱上了吃苹果,每天都买几斤,一到下课就削着吃,一直到后来从偏瘦四斤到偏瘦十斤。我得出结论,原来苹果能减肥,原来再也回不到从前。

晚上我跟X小东照样去天桥,抽烟,沉默,有时哭泣。我们没再去找跛子打架,跛子那以后收敛了很多,他头上留下一道很长的伤疤,是那次我用瓶子砸的。可能他也怕了吧。

短短的半年时间,我们都变了。因为爱情。

寒假过后开学时,我没有见到若若,听说她又转学了。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若若了,没想到在第二年国庆节再次遇见。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街上闲逛。见到若若和一个女孩一起走在大街上,我走过去,她支开了那位女孩。

我仔细地看了看若若。她头发长了,也变漂亮了。只是不怎么笑,我看不到她那可爱的虎牙。我们走在人群熙攘的街上,晚风吹来,若若的头发飘了起来,发梢轻轻地拂过我的脖子。夜灯下若若的脸上浮现一丝红晕。

我们一直沉默。

一个拿着玫瑰花和各种样式的汽球的小女孩跑过来,一口稚气地说:哥哥买几朵花送给姐姐吧。

我当时真不知道如何是好,送玫瑰花似乎有些唐突,只得买了只汽球送给若若。上面写着“美好的爱情”。

若若拿着汽球什么也没说,看着远处的昏黄的灯光向前走着。

前面是电影院,门口有张巨大的海报,是新闻中提过多次的《泰坦尼克号》。我说,若若,不如我们看场电影吧?若若点了点头。

我买了些瓜子和一些苹果,跟若若进去了。那时电影已经开始了。

我从怀里掏出防身用的刀子,削起了苹果。

若若说,你这刀子是只来打架的吧?

我不语。

反正我说的话你又不听。若若幽幽地说。

我不语。

算了,不提这事了。

我削苹果时,不小心削破手指。若若看见了,掏出纸巾给我包扎起来。她慌乱的样子,能看到她眼神里的关切。就在这时,她手中的汽球飞了起来,我伸手没抓住。“美好的爱情”随着汽球不断地旋转,直至消失在黑暗的屋顶。若若忽然流出了眼泪。

我帮若若擦拭着泪水。若若扭过头,小心地吃着那个苹果,我看到她把我流在上面的血液一点一点地吸进嘴里。

电影里的悲剧正一步步上演,我的心随着泰担尼克号的下沉而一点点地疼痛,似乎被某种东西一点一点在吞噬。我用手按住胸口。若若在一旁泪眼迷离,银幕上的灯光照在若若脸上,楚楚动人。我仰着头不让眼泪流出来。

当船沉入海底的时候,若若趴在我怀里哭泣。直到电视散场,我才扶起若若走出电影院。

石墨密封圈
绣花麂皮绒图片
三居室轻轨3号线新楼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