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拒绝竟是真爱

2018-11-06 21:51:08

拒绝竟是真爱

同玲相爱的经历很浪漫。

认识玲是在大一下期,一个周末去建工学院找老乡霞。玲是霞的好友,就认识了玲。玲给我的初印象是活泼。她剪着齐耳的短发,穿一件白色的皱肩短衫,下面是一条淡红色短裤,脚上是一双乳白色凉鞋。玲的两只大而明亮的眼睛很好看,不时闪着调皮的光。她让我一下就记住主要是因了她长得酷似李玲玉。

“五一”学校放两天假,我去政法学院玩。真巧,在这里又碰见了玲,没想到玲是学法律专业的。“哦,咱们见面真有缘,今后也一定有缘!”我开玩笑道。

玲嫣然一笑,“是呵,等你触犯了法律时。”哟,真够辣味!

“嘿,你甭说,咱们学经济的扁着脑袋就是想钻法律的空子,到时还真得请你多多关照呢。”我继续打趣。

“可以,经济社会,你肯出钱么?”

“你很像我喜欢的一个人……”我转移了话题,故意欲言又止。

“像谁?说出来听听!”玲得有些想知道。

“李玲玉!”

“哇,错了!”玲笑了,一本正经纠正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其实应该说李玲玉像我!”

我和玲成了朋友。我很欣赏玲的能说会道,更喜欢她的天真活泼与率直。渐渐地我对她有了爱慕之情。我们学校相隔不远,于是有事无事总去找玲聊。我很爱好文学,时常写些散文、诗之类,在玲面前谈得多的就是文学。没想到玲对文学也很感兴趣,评起林语堂、徐志摩、泰戈尔来头头是道。

一日,午饭后,我带着刚写好的一篇散文——这是特为玲写的一篇散文,到了玲的宿舍门口,玲正睡午觉,门关着。“咚,咚,咚——”我徘徊了好一会才敲响了门。

“谁呀,干吗这时来敲门?”不是玲的声音,带着一种睡意被赶跑后的不耐烦。真刁,还会是谁,明明知道是我,每次我都是这样敲门!

“请问,玲在吗?”我怯怯地问。唉,真不该这么早就匆匆忙忙来找玲。沉默,没有回音。

走廊长长的,这时有几个女生汲了拖鞋出去洗脸,哧溜哧溜的走路声在走廊里回响。看见我时,全都怪怪地拿眼睛瞧,瞧得我极不自然,慌忙从衣袋里掏出一支烟叨在嘴上,才使自己稍稍镇定了些。终于,玲开门出来了。

“什么事,很重要吗?”玲抬眼望我。

“咱们一起走走,可以吗?”我不敢看玲。

“现在?”玲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

玲将我引到了他们校园一个风景很宜人的地方。这里如半岛一样,三面环水,岛上花开得正香正艳。池中娇羞地打着朵儿的荷花更逗人。

“这里真美!”我赞道。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摇头。

“告诉你吧,叫情人岛!”玲瞅瞅不远处偎在一块儿的一对恋人,朝我很好看的笑了。

“玲,”我下决心似的摸出了那篇散文,“这是写给你的!”玲展开看了起来,玲看时,我便看她的眼睛,想捉摸出什么。玲看完了,低着头,没有说话,脸上表情很羞涩。

“对不起,我不适合你。”玲犹豫了一会开口了。

“为什么,咱们一起不是很开心吗?”

“因为……唉,你不知道,我已有了男朋友……”不,骗人!我差点喊出来。不可能,玲不可能有了男朋友,玲整天无忧无虑,活泼清纯,那像早有了男朋友的女孩,我绝不相信!这以后,我仍时常去找玲,玲也愿意同我一起看电影、跳舞。在别人的眼里,玲已成了我的女朋友。不久,我的一篇散文发表了,正是写给玲的那篇。我告诉了玲。

玲很高兴,眼里闪着特别的光,“你就不谢谢我,是我给你灵感的!”

过了一段时间,稿费寄来了。我决定用稿费为玲买一样精美的贺卡,但不知道玲是否喜欢,于是去玲一道出来。刚到玲的宿舍门口,碰到了玲的室友。

“又来找你的李玲玉?”好饶舌,我笑,没理会。玲正坐在桌前看《京华烟云》,见我来了,只望了一眼,又埋头看小说。怎么了,我感到不对劲。

“玲,我来了,你不是要我谢谢你吗?你喜欢什么礼物?”我还是问了,问得有些笨。

“你走吧,我不需要什么,以后你别来找我!”玲的语气好冷。我莫名其妙地看她,又看玲的室友,想知道为什么。玲的室友却很快地一个一个地离开了宿舍,并带上了门。我没有走,站着。

“站着干什么,我不希望见到你,不要向我再玄耀你的才华!”天,这是什么话!多恶毒,我一下晕头转向,她为什么突然出话伤我,对一个爱她的人竟然会用这么刻薄的话,我没有对不起她呀,我愤怒了!

“好吧,我走,”我压抑着伤心与怒火,“讲完这几句话就走。”

“算我看错眼了,我倒霉!原以为你聪明,活泼,可爱,有才华,与别的女孩不一样。我爱你,心中发誓永远爱你。可是,现在才知道你虚伪,轻浮,喜怒无常。是的,我应该谢你,谢谢你让我开了心窍,长了见识……”我很激动,说话也很刺人,玲眼中盈满了泪水。

“算我买了个经验,给你吧,钱!”我将带的钱扔在了玲的桌上,转身便走。我认为自己是在卖这一时期的感情,然后从此一笔勾销。

“回来!”玲声嘶力竭。我站住了,回转了身,玲一脸的悲戚,泪流满面。

“谁稀罕你的钱?谁要你的礼物?你知道我很喜欢你,我只要你,别的什么也不要!只是自己觉得配不上你,你有才华,那么多女孩喜欢你,你应该找一个比我好得多的女孩。因此,我怕你不会至始至终给我爱,关心我,怕你有天会离开我,我……”

“玲,别说了!”玲的话差点让我流泪,我再也控制不住感情,冲动地一下拥住了玲。玲因刚才一席伤心的话和心情的激动,喘着气,不停地抽泣。

“玲,我会永远爱你的,一生一世,相信吗?”

玲已泣不成声,只是不停地点头,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心痛。我猛地搂紧了玲,低下头,深深地,久久地,吻住了玲。

过磅单打印
防爆车价格
洒水车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